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关闭广告
正在加載廣告......

网站首页 > 乱伦小说 > 【邪恶的俊美少年】【作者:comingcoming】韵云姐

【邪恶的俊美少年】【作者:comingcoming】韵云姐

2019-07-10来源:【字号:||
字数:4732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原本我是不信的。直到现在,看着身边那个俊美的中年人,他正猛干着我送他干的美人空姐。

  我指着身下被我破身的可爱处女,跟一旁吻着她的甜美少妇。及床边八脚椅上,互舔的母女。

  问:这些都是你18岁弄出的?他笑笑说:大官还满意吗?我点点头说:你要的建案,明天我跟妈说:后天你跟我爸在高铁上谈一定没有问题。但我想知道,在18年前,那淳朴的年代,你怎么办到的。

  他要空姐跨坐在他身上,说:有点长的故事。我也将身下开苞处女移开,搂了她妈要她也坐上来。说:没问题,我再叫两个空姐给你,我洗耳恭听。

  (一,一切的起源)

  18年前,我为了脱离严父的魔掌,填了离家200公里的南部大学建筑系。
  放榜那天,老爸气疯了,说我的分数明明可以念家里附近的医学系继承家业,为什么填建筑系。他用扫把狠狠的大我,打到整只都支离破碎,还不罢手。一直到註册前,几乎3天一小打,5天一大打的逼我重考。在妈妈帮助下,我拿了500万的存款,一个小包,只身前往南部。

  来到学校旁的3楼透天,南部就是好,我看看时间才6点。老妈帮我约的时间是六点半,在旁的自助餐吃完后,我进入陶然居,走上楼梯,按了电铃。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,是支艺吗?一个20几岁的娇小美女开门,她看到我,顿了一下。上上下下打量后,说:男的?

  我点点头,正要跨步进去,门突然关上,鼻子撞上钢门,我痛的弯腰。只听到她喊着,都下来。等了一会,门又打开了,一个身高跟我差不多的女生出现,她领起我的衬衫,将我拉进去。

  直接丢在沙发上。她突然打了我一个耳光,说:你这个色呸,假冒女生想住进陶然居吗?

  我发现刚刚开门的女生正在讲电话,附近或站或坐着另外4个女生。我一下傻了,不但刚开门的姐姐长得可爱,其它五个(含打我耳光的)都很漂亮。我之前高中的理科3宝,文科5花跟她们一比,简直是天上地下。

  打我耳光的看我东张西望,一脚踩上我的大腿。正要开口,将电话的女生,已挂上电话。说:等一下。

  她拿出一张纸,是我之前穿韩服的照片,长发及肩我,看起来就是个美女。她说:这是你?我点点头。

  打我耳光的女生,眼睛睁大说:真的假的。她要身旁长发及腰的姐姐站我身后,她拉起她的头发充当我的。看了我长发的样子,她也呆了。突然推了我一把,说:该死,比我还美。我被她一推即将撞到长发姐姐怀里,急忙将包包往她身上一送,自己滚了一个狗吃屎,头也重重撞到地砖,昏了过去。

  等我醒来发现我躺在沙发上,身旁的年轻美眉急忙说:他醒了。6女围在我的四周,刚开始开门的女生说:我是采垠,是这里的房东。原来我以为是女生,才收了钱。刚刚投票了,3:3我点点头,拿起包包说,打扰了。就要离开,身边的年轻美眉拉住我,我停下来。房东说:拉你的是小零,你以后的邻居。因为你住她隔壁,我们让她决定。她同意你住这里。刚拉我进屋的女生挥动双手说,你要是敢欺负小零我就打扁你。

  房东笑笑要我坐下,说:她是附近体大四年级的郁茿,你刚差点撞到的是跟你同校大二的悦君,甜美的她对我礼貌的一笑。沙发后面的是宜静,躲她后面的是。我懒懒的说,学姊。是我直系大二学姊以辰。房东接着说:等下以辰跟小零会带你参观,但除了等下,之后你要上2楼,都要经过楼上其中一人同意,而且只能进她房间。3楼等一个月后,大家都同意,你才可以上去,一有违反,就是打包走,了解吗?

  对了,你的租屋契约跟钥匙都在你房门,还有一些垃圾袋。屋里的东西除了床跟衣柜,全丢门口机车位旁子母车。说完她像生了大病,摊在沙发上,挥挥手说:都散了吧!

  以辰跟小零带我上三楼,上楼梯后是大型室内晾衣场,花花绿绿的奶罩内裤让我摀了眼,以辰很满意我的动作,拉了我往前走。感觉出了一扇门,她拉下我的手,是三楼阳台,夜风吹来清凉,学姊说:烦心的的时候,我会来吹风,她对我摆了鬼脸说:可惜你还不能上来。我们走到2楼,楼梯左右各有一条走道,走道两侧各有一间房。左边房间房门一绿一蓝,后方似乎还有厕所浴室。右边房门一红一粉红,似乎是套房。

  以辰说:猜猜学姊住哪间,我笑笑说:粉红色。以辰笑捏我的脸说:还记得,很好。我们回到一楼,楼梯旁是客厅,左边走道是厨房,右边则是两间雅房,其中一间有着鞋子,应该是小零的。可另一边的门明显有灰尘,很久没人住了。以辰突然说:这次采姐也是下了决心,才让你住的。

  我跟小零疑惑看她,以辰说:进去说:我也是听郁茿说的。三人进屋后,以辰将门关上,将垃圾袋分给我们。说:手别停,都丢了。屋内尽是男生的东西,和土木系的书籍。以辰说:这间房子是采姐跟她男友盖的,采姐的家族在这是大望族,音乐系的她被家族寄予厚望能上国际舞台,她却甘愿跟土木系的男友在学校附近盖一间学生宿舍,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。采姐的家族完全无法接受,屡屡要采姐放弃他男友。

  但房子还是盖好了,采姐也找了一批学妹,以低价入住。那年中秋节前夕,大家都回家了,只有郁茿跟她同学小爱还在。小爱就住小零,你的房间。这间只是采姐男友的置物读书间,最大公用是她男友念书或她爸妈来时用的。那天采姐她妈来找她,采姐正好陪小爱跟郁茿逛街,等她们逛完回来却听到里面在大吵,采姐进屋劝架,小爱跟郁茿躲到附近夜市避难。她们逛了不到10分钟,小爱的扣机响了,是她暧昧对象传要找她看电影。

  原本郁茿要陪小爱回去,但小爱说:采姐吵完一定饿了,你买点东西给她,陪她一下。郁茿点点头,每次她们吵架都是男生出去,女生在客厅哭。两女分开后半个小时,郁茿买好食物回家,一进门她傻住。小爱全身赤裸躺在沙发上,身上多出咬伤,更惨的是两腿间流出白白红红的黏液。郁茿丢下东西,关上门后。
  立刻冲到小爱身边,小爱却像精神去了另一个空间,嘴上直说着,没有了,没有了。即使郁茿摇晃她也没反应。

  郁茿冲上楼去,打电话到采姐老家。响了好久才有人接,是采姐。她听完后,生气的说:他干了我妈后,还强奸小爱?我报警,你立刻带小爱离开宿舍。
  听完郁茿马上下楼,要带小爱走。小爱却一直没理她,直到采姐男友下半身只围着浴巾出现时,郁茿吓到腿都要软了。此时,小爱突然有了反应,她抓住郁茿说:不要再干我了,郁茿也是处女,你干她。

  男人的浴巾落下,露出粗大入珠的阳具,郁茿想要挣脱,却被男人扑倒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,她的双腿被小爱抓着,男人隔着衣服用力揉捏郁茿的胸部,接着用力一撕,将她的上衣撕开。郁茿有点庆幸自己今天是穿贴身牛仔裤,虽然仍有感觉到火热阳具的摩擦,但贞操暂时保住。就在此时,男人跨坐在她大腿上,示意小爱抓着郁茿的双手。郁茿努力反抗仍不敌两人,双手被小爱用身体紧紧扣着,男人推开郁茿的胸罩,不断揉捏。接着他的双手,移到郁茿的牛仔裤头,解开皮带、扣子及拉炼。慢慢往下拉。

  郁茿绝望了,此时传来警笛的声音。郁茿大喊着:采姐带警察来了,小爱一听松开手,晕了过去。郁茿藉右手一挥指甲划伤男人的小弟,男人痛的起身,一巴掌将郁茿拍飞。进屋拿了皮包就往外冲。

  郁茿慢了一步,也追了出去。却看见恐怖一幕,男人被警车撞飞,正巧头颅撞上路口附近消防栓。

  当场毙命。小零说:真难相信,这里发生过这样的事。以辰说:还没完,同时来到的还有采姐的爸妈,他爸看到,突然大喊死的好。随即也倒下了,送到医院时,已经来不及。采姐的妈妈,后来就出国了,她家族也不跟她往来,原本宿舍的都搬走,只有郁茿留下。零哭着说:采姐好可怜,以辰摸摸她的头,对我说:所以你也要乖一点。我也伸出头说:认识那么久了,你知道我最乖了。

  以辰推了我的头说:知道了。三人将东西丢到子母车后,以辰说:身上都是灰尘,小零我们去我房间洗,臭男生就让他在楼下洗吧!她回头看我,说:洗完房间等我们,带你去採买。

  洗完澡的我想着,她们应该还在洗吧!我赤着上半身,走回房间。拿出老妈的白色中药膏,擦着身上被老爸打的伤痕,房门突被打开,是小零她看我上身赤裸,吓呆了。我说着抱歉,想找衣服穿,她却靠近,手指轻点我受伤的地方,说:你跟人打架吗?我将我跟老爸的事跟她说,旁边突然窜出声音:为什么不选医学系啊!我转头看向以辰说:我不是说要来当你的学弟吗?以辰脸耳红了,拍了我的头说:笨蛋。我回望她没有说话的。她脸红的转过去,说:我去找悦君一起。她是超商店员,应该更了解价格。小零也冲出说:姐,我帮你开车。留下我呆滞在房里。

  一行四人很快就抵达附近的卖场,小零乖巧的推着车,还不熟的悦君在她旁边,我跟以辰走在前面。我问以辰说:小零比我早来一周,怎么感觉你跟她很熟?以辰退到小零后面说:她是我妹呀!我笑骂的说:骗人,你家我都不知去过几次了,你的床我都躺过了。以辰跑来摀住我的嘴,悦君睁大眼睛看着我们俩。以辰急忙解释,我跟小艺是高中韩风社的学姊学弟,他那张照片,就是我们请他扮成女生,推广我们的韩风茶室。

  谁知道一炮而红,很多学长都跑来,要跟他拍照。我拉开她的手插话说:你们几个学姊硬要我塞两个足球在胸部,不知道被偷摸几次。以辰笑说:又没摸到,事后我们也给你奖励了。我跟以辰的脸突然一红,我们都想到了,那天社费暴增数倍,以辰太开心了,因为我的双颊上都已是其它学姊的唇印,她直接坐在我大腿上,嘴对嘴的吻了我。我偷偷喜欢她很久了,被她一吻双手直接抱着她的腰,舌头代替龟头,由她唇间冲入她也傻了,口内任我肆虐。直到旁边有学姊喊,在一起在一起。她才匆匆用舌尖将我的舌头推出。站起来说:姐姐亲弟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又回头狠狠亲了我一下。

  悦君又问:那你的床?以辰笑说:那天我父母都不在,社团几个女干部一起到我家补破损的韩服,40几件衣服都是他扛到我家的,结果等我要泡茶的时间,他居然睡着了,没办法我们几个小女子,只好合力把他扛上我的床。以辰改拉着悦君,跟她讨论我的家具,我接过小零的推车,问她说:你是学姊的妹妹?以前怎么没见过你,她笑笑说:我是她的表妹,倒是很常听到辰姐姐说你。我问:她怎么说。小零说:很好完的学弟,可惜不是女的。以辰突然叫我,她跟悦君不知道我喜欢那种电视,我靠近看了看,指了最贵的说就这台吧!以辰突然用胸部贴在我的背后说:我们这么辛苦陪你逛。

  又来这招,明明家里也很有。我堆起笑脸说:一人一台。悦君急忙挥手说不用,我笑笑说:这样我都不好意思麻烦你了。她才接受。只是以辰还没结束,帮我买完家具后,走到食品去,以辰用头在我肩膀转,说:小只弟弟。我摀住她的嘴说:知道了,不要再叫我小只。想吃什么尽管拿。以辰大笑一声后说:姐妹们,上啊!

  拉着两女往前冲,我摇头苦笑,再去推一台车。很快,鲍鱼,鱼翅,羊肉炉,明虾摆了一堆。悦君说:会不会冰不下啊!我笑笑说:刚刚每人房里都定了个小冰箱,等下结完帐他们有人立刻可送。以辰跟小零知道我的身家,到时悦君的表情有点奇怪,像是想说什么。在我注视下又跑掉。

  以辰又喊我过去,拿着冰柜的龙虾说:小艺艺你看,都好小喔!另一边较大的却都是去头的,学姊噘嘴的样子还是那么可爱,我拿过她手上的龙虾,放回冰柜说,我有办法,但要请采姐帮忙收一下我们买的。结完帐后以辰致电采姐,她同意了并要我们不要太晚回去。也是,都八点多了。我让学姊跟我换手,驱车到距离卖场20多分钟的餐厅。

  门口是好几个大水族箱,里面各式各样海产在悠闲游来游去。以辰盯着龙虾那缸不走了,我笑说:你上辈子是章鱼喔!她头也不回的说:你不是早知道了。我挥了挥手,老闆跑来说:凌少,好久没见了。

  带朋友来吃吗?我说:各式龙虾料理都来一份,小菜就照我之前跟我妈来时吃的,每周送5只处理过的大龙虾到我宿舍。老闆说:一周5只吗?这样可能很快就会腻了。我笑笑说:2只我吃,剩下是这只章鱼的。

  以辰回头一笑。老闆可能以为她跟我住一间,暗中比了大拇指。我这花钱流水的方式,似乎吓到悦君,她主动说要开车,让我们坐后座。以辰做在中间,她小声的问我怎么会知道这家。我回答说:高中你不知道凹了我几只,当然要帮你找啊!她停了一下,轻轻鎚我说:笨蛋。

[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,请勿长时候不雅看视频,请注重按时作息削减熬夜,也会庇护目力并预防近视!以上【邪恶的俊美少年】【作者:comingcoming】韵云姐剧情简介由AV天堂2014清算,转载请注明!请记住我的网址 http://www.avtt2014tt.com/

相关链接:


联系邮箱:avtt2014@gmail.com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。否则,后果自负!")